阿黎

杀。

事已至此已成定局,岂是单凭一己之力所能改变,如今的他更是满眼杀戮。

黄昏未至,天却逐渐变得暗淡下去,夕阳西下变得越发的红。再次垂首已经没有当年的意气风发,随着时间的变换,我们都老了下来。如今穿着这身战袍想必已没有了当年的风范,只是这一战不得不战,不仅仅是为了这天下的百姓而战,更是为了自己尊严而战。




身着一身战袍单手持配剑,背对着殿门负手而立,随着阵阵清风抚过,身后战袍随风而动。抬眸仰望天空又暗淡了几分,想必他就要来了吧。拾起剑将其拔出,途手抚摸着。你随我征战多年每次都是得胜而归,虽然这一次不同,哪怕是赔上这条命也要战胜,缓缓闭上双眸。

忽然之间,大量脚步声朝此处而来, 他终究还是来了。直至所有人停下脚步睁开双眸,所有的士兵已经站在自己的面前。又握了握手中的剑柄,足尖点地轻功跃起从千百人头上踏过到人面前,抬剑指向人的喉部。



“拿出你的兵器,今日我们一局定胜负。”

:蓝忘机.




骄阳似火之际,正是入山围猎之时。阳光透过繁茂的叶子,映入人的身上,独自一人身着蓝色长袍,单手持剑行走于林间,忽而闻一阵笛音放慢脚步,竟然是真的是他。丝毫不犹豫朝前面走过,与人交谈不过几句,闻有脚步声传过,便同人寻的暗处隐藏。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 “无耻狂妄之徒。”




只瞧人只身走出,不过几句话的功夫,便与金子轩打起来。随即拔出剑起身而去,帮其解围。想来是剑的锋芒以及两剑相碰的声音惹的一堆人前来,你言我言他言的,处处针对魏婴却又不知如何帮人说话。只见人从人群里走到一侧。紧握笛子着人似有痛苦表情,又刻意忍忍之意。紧抓住人手腕。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魏婴…。凝神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…凝神。”​

:蓝忘机.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魏婴在哪儿?”​

一字一句说出,双眸中略带怒意缓缓走坛上人,瞧见了坛上人的闲言碎语,紧握了拳头。​恨不得马上将人的头颅拿下。此刻的天空不如往日的晶蓝,而是满天乌云压顶,随后蓝氏弟子纷纷过来将面前几人团团围住。终于有人害怕了举起手说明他知道其中的事,余光撤了眼人挥手松开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说。”​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“魏…魏无羡​被我们丢入了乱葬岗,恐怕现在尸骨无存了。”


闻人言语更是气愤,​直接将眼前几人纷纷取了性命。心想着,魏婴你不可以有事的。命人将教化司的剑取出随后便将其烧毁。拾起魏婴的配剑拿在手中,从剑鞘抚至剑柄,不知有多少话想要对他说。眼眸中尽是失落之意,此次岐山就是为他而来却未寻到,紧握了手中剑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魏婴,你到底在哪儿。”​

:魏无羡.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这十六年就好像梦一场。”​


回想曾经点点滴滴,在莲花坞云深不知处景象。仿佛一切就发生昨日那般,清晰的记忆深深印在脑海之中,如今回过头去在看已是物是人非,不在当年。无奈浅笑一翻,擦拭眼角的泪水,缓缓从床榻上起身靠在床头,转眸看着桌案前的人,同往日一般身穿素衣,额前抹额依旧不曾忘记,还留有一缕发丝,垂眸抚琴。欲想唤人名字忽而停下手中转眸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“你醒了。”​




他还是没有一丝的变化,还是那么古板​不进人情,摇了摇头只见人继续抚琴。不知怎么心中却欢喜的紧,最近也不忘记勾出一个弧度。抬眼望去窗口,已经不知到了几时,天空一片漆黑,好似被浓墨重彩那般,颜色深沉的化不开,幸而有那轮圆盘似皎月以及点点闪烁的繁星,略显得迷人了些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没想到竟然还能活着。”​

:短打.
     


蔚蓝的天空没有半点云彩​,也没有一丝的风,只有那火辣辣的太阳正朝此映着。为了尽快得知事情的真相,又要隐瞒自己的身份,故做一副懒散的样子,身着黑色衣服带着面具遮住半个脸,同人走在街上。东看看西看看,十六年了这点倒是从未变过。忽然闻有犬声便匆匆忙忙向前跑去,直至一处前面已经又没有了路缓缓转过身神色慌张的看着眼前。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啊!!!——蓝湛,救我。”​

◎魏无羡

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_ “魏婴。”​








清楚又熟悉的声音环绕于耳边,仿佛是所有时间都静止了那般​,放下手中的笛子却不敢转过身去观忘。直至手中的笛子随着手臂垂下平行于身体,才缓缓转过身,瞧见一身着白色衣衫男子单手背后另手持剑站在自己的面前。适才慢慢抬眸看向人与其神色相对,嘴角不禁勾起笑意,满是欢喜向前跑了去让人看了像三岁大的孩子一般。

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蓝湛!!——是你吗蓝湛!!”​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_“魏婴,是我。”







​欢喜带有激动的抓住人手臂,摇晃几许松开人转过身背对人。瞬间热泪盈眶,强行不让泪水落下来,这不是眼泪是感动是心喜。猛然转过身根本不给人说话的机会便在人脸颊留下一吻,然后紧紧抱住人,其实是害怕他再次离开,与之如此近距离接触着,心跳越发加速,呼吸也紧跟着急促起来。

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蓝湛,我喜欢你。”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