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黎

杀。

事已至此已成定局,岂是单凭一己之力所能改变,如今的他更是满眼杀戮。

黄昏未至,天却逐渐变得暗淡下去,夕阳西下变得越发的红。再次垂首已经没有当年的意气风发,随着时间的变换,我们都老了下来。如今穿着这身战袍想必已没有了当年的风范,只是这一战不得不战,不仅仅是为了这天下的百姓而战,更是为了自己尊严而战。




身着一身战袍单手持配剑,背对着殿门负手而立,随着阵阵清风抚过,身后战袍随风而动。抬眸仰望天空又暗淡了几分,想必他就要来了吧。拾起剑将其拔出,途手抚摸着。你随我征战多年每次都是得胜而归,虽然这一次不同,哪怕是赔上这条命也要战胜,缓缓闭上双眸。

忽然之间,大量脚步声朝此处而来, 他终究还是来了。直至所有人停下脚步睁开双眸,所有的士兵已经站在自己的面前。又握了握手中的剑柄,足尖点地轻功跃起从千百人头上踏过到人面前,抬剑指向人的喉部。



“拿出你的兵器,今日我们一局定胜负。”

:  

夜色降临于世。一片黑黝黝,仿佛就被浓墨重彩那般,颜色深沉的化不开。配着皎洁的月光以及点点繁星闪烁着,就似人间仙境一般。正准备在客栈住下之际竟然被拒之门外,也不是谁那么大排场竟将整个客栈都包下了,几番追问竟然是兰陵金氏。忽然瞧见两个姑娘进去,便已经有了想法。待人一转身自己便跟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姑娘。姑娘!!!”​

人未到声先到,​身着黑色长袍,手握配剑小跑步跟上人,二楼厢房处终于将人追上,唇角略微勾起上扬流露出迷人的笑意。欲想伸手抓其肩膀,怎料其忽然转过身,手悬留半空片刻,略有尴尬的收回,思虑片刻欲想解释一二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 “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在这​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在下姓远名道,姑娘可叫我远道。”​

脑海中闪过一句“青青草原草,绵绵思远道”。随口与人一说远道。着人略微蹙眉转眸,环抱双臂抱着配剑浅浅一笑。似乎一切尽在掌握之中。瞧人气氛转过身,很快自己的脸上回复了平静,双手抱拳向人解释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“好大的胆子。你竟然敢戏弄我?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在下​云梦江氏魏婴,魏无羡。去到姑苏蓝氏听学,既为同道中人,想必绵绵姑娘也不忍我们露宿街头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