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黎

杀。

事已至此已成定局,岂是单凭一己之力所能改变,如今的他更是满眼杀戮。

黄昏未至,天却逐渐变得暗淡下去,夕阳西下变得越发的红。再次垂首已经没有当年的意气风发,随着时间的变换,我们都老了下来。如今穿着这身战袍想必已没有了当年的风范,只是这一战不得不战,不仅仅是为了这天下的百姓而战,更是为了自己尊严而战。




身着一身战袍单手持配剑,背对着殿门负手而立,随着阵阵清风抚过,身后战袍随风而动。抬眸仰望天空又暗淡了几分,想必他就要来了吧。拾起剑将其拔出,途手抚摸着。你随我征战多年每次都是得胜而归,虽然这一次不同,哪怕是赔上这条命也要战胜,缓缓闭上双眸。

忽然之间,大量脚步声朝此处而来, 他终究还是来了。直至所有人停下脚步睁开双眸,所有的士兵已经站在自己的面前。又握了握手中的剑柄,足尖点地轻功跃起从千百人头上踏过到人面前,抬剑指向人的喉部。



“拿出你的兵器,今日我们一局定胜负。”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​  “蓝湛。好巧又遇见了。”




闻其声便之其人,眉头略皱无奈抬眸撇过人​。只瞧见人朝此走来,身着一袭浅蓝色便服,束起的马尾,额前带着蓝色抹额,单手持有配剑不语,显露出一副高傲的样子。随着人的距离越来越近,其话也越来越多,清了清嗓子言语。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魏婴,你的话怎么这么多。”​

:  


夜色降临于世。一片黑黝黝,仿佛就被浓墨重彩那般,颜色深沉的化不开。配着皎洁的月光以及点点繁星闪烁着,就似人间仙境一般。正准备在客栈住下之际竟然被拒之门外,也不是谁那么大排场竟将整个客栈都包下了,几番追问竟然是兰陵金氏。忽然瞧见两个姑娘进去,便已经有了想法。待人一转身自己便跟过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姑娘。姑娘!!!”​


人未到声先到,​身着黑色长袍,手握配剑小跑步跟上人,二楼厢房处终于将人追上,唇角略微勾起上扬流露出迷人的笑意。欲想伸手抓其肩膀,怎料其忽然转过身,手悬留半空片刻,略有尴尬的收回,思虑片刻欲想解释一二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 “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在这​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在下姓远名道,姑娘可叫我远道。”​


脑海中闪过一句“青青草原草,绵绵思远道”。随口与人一说远道。着人略微蹙眉转眸,环抱双臂抱着配剑浅浅一笑。似乎一切尽在掌握之中。瞧人气氛转过身,很快自己的脸上回复了平静,双手抱拳向人解释。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“好大的胆子。你竟然敢戏弄我?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在下​云梦江氏魏婴,魏无羡。去到姑苏蓝氏听学,既为同道中人,想必绵绵姑娘也不忍我们露宿街头吧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你是众人眼中独一无二的人.





夜色​风高,月光皎洁,群星璀璨。终取得拜贴而归,回来之时确见不得众人,垂眸见旁边的碳火想来也是灭了不久。思量许久也想不出会去往哪里,决定四处寻找着。单手持剑另手提着天子笑缓缓前行,忽然间被一道蓝光阻拦。抬手轻触竟然是结界,三下两下将其破之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结界不就是用来破的吗?”​





回眸看了眼被自己破开的结界,暗自笑了又笑转身便像前而入,看了眼前面围墙,就这还能难的住我​。将天子笑挂在剑柄上,慢慢爬上双手架在上去,头缓缓漏出来努力向前坐在屋顶,蓝忘机竟然站在旁边阁楼,吓得自己眼光几许,连连后退。随即嘿嘿嘿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哇,这么巧阿又遇到了!”​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蓝、蓝二公子​,这么晚了出来看月亮阿。”




​着人一脸淡漠无语。嘟起嘴一脸不开心的样子垂眸。心想,真是无聊,每日搞的跟披麻戴孝似的。对拜贴。摸着怀中的拜贴想给人拿出来,本以为人不会说些什么,谁曾想他竟然冥顽不灵食古不化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“破坏结界,触犯蓝氏家规。私带酒入内,触犯蓝氏家规。”​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蓝二公子,我第一次来很多规矩我都不懂我保证下次再也不犯了。”​




趁人不被欲想离开。忽然间被人拿剑拦住自己,回眸看了眼人,真是冥顽不灵顽固不化,简直是一个小古板。​傲娇的撇了眼色,走了走了。奈何穷追不舍,与人交手几十回合不分胜负。没想到这个小古板功夫这么好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今天我还有正事要忙,今天就不陪你玩了。”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