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黎

:蓝忘机.




骄阳似火之际,正是入山围猎之时。阳光透过繁茂的叶子,映入人的身上,独自一人身着蓝色长袍,单手持剑行走于林间,忽而闻一阵笛音放慢脚步,竟然是真的是他。丝毫不犹豫朝前面走过,与人交谈不过几句,闻有脚步声传过,便同人寻的暗处隐藏。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 “无耻狂妄之徒。”




只瞧人只身走出,不过几句话的功夫,便与金子轩打起来。随即拔出剑起身而去,帮其解围。想来是剑的锋芒以及两剑相碰的声音惹的一堆人前来,你言我言他言的,处处针对魏婴却又不知如何帮人说话。只见人从人群里走到一侧。紧握笛子着人似有痛苦表情,又刻意忍忍之意。紧抓住人手腕。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魏婴…。凝神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…凝神。”​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​  “蓝湛。好巧又遇见了。”




闻其声便之其人,眉头略皱无奈抬眸撇过人​。只瞧见人朝此走来,身着一袭浅蓝色便服,束起的马尾,额前带着蓝色抹额,单手持有配剑不语,显露出一副高傲的样子。随着人的距离越来越近,其话也越来越多,清了清嗓子言语。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魏婴,你的话怎么这么多。”​

:蓝忘机.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魏婴在哪儿?”​

一字一句说出,双眸中略带怒意缓缓走坛上人,瞧见了坛上人的闲言碎语,紧握了拳头。​恨不得马上将人的头颅拿下。此刻的天空不如往日的晶蓝,而是满天乌云压顶,随后蓝氏弟子纷纷过来将面前几人团团围住。终于有人害怕了举起手说明他知道其中的事,余光撤了眼人挥手松开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说。”​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“魏…魏无羡​被我们丢入了乱葬岗,恐怕现在尸骨无存了。”


闻人言语更是气愤,​直接将眼前几人纷纷取了性命。心想着,魏婴你不可以有事的。命人将教化司的剑取出随后便将其烧毁。拾起魏婴的配剑拿在手中,从剑鞘抚至剑柄,不知有多少话想要对他说。眼眸中尽是失落之意,此次岐山就是为他而来却未寻到,紧握了手中剑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魏婴,你到底在哪儿。”​

:魏无羡.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这十六年就好像梦一场。”​


回想曾经点点滴滴,在莲花坞云深不知处景象。仿佛一切就发生昨日那般,清晰的记忆深深印在脑海之中,如今回过头去在看已是物是人非,不在当年。无奈浅笑一翻,擦拭眼角的泪水,缓缓从床榻上起身靠在床头,转眸看着桌案前的人,同往日一般身穿素衣,额前抹额依旧不曾忘记,还留有一缕发丝,垂眸抚琴。欲想唤人名字忽而停下手中转眸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“你醒了。”​




他还是没有一丝的变化,还是那么古板​不进人情,摇了摇头只见人继续抚琴。不知怎么心中却欢喜的紧,最近也不忘记勾出一个弧度。抬眼望去窗口,已经不知到了几时,天空一片漆黑,好似被浓墨重彩那般,颜色深沉的化不开,幸而有那轮圆盘似皎月以及点点闪烁的繁星,略显得迷人了些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没想到竟然还能活着。”​

:  


夜色降临于世。一片黑黝黝,仿佛就被浓墨重彩那般,颜色深沉的化不开。配着皎洁的月光以及点点繁星闪烁着,就似人间仙境一般。正准备在客栈住下之际竟然被拒之门外,也不是谁那么大排场竟将整个客栈都包下了,几番追问竟然是兰陵金氏。忽然瞧见两个姑娘进去,便已经有了想法。待人一转身自己便跟过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姑娘。姑娘!!!”​


人未到声先到,​身着黑色长袍,手握配剑小跑步跟上人,二楼厢房处终于将人追上,唇角略微勾起上扬流露出迷人的笑意。欲想伸手抓其肩膀,怎料其忽然转过身,手悬留半空片刻,略有尴尬的收回,思虑片刻欲想解释一二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 “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在这​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在下姓远名道,姑娘可叫我远道。”​


脑海中闪过一句“青青草原草,绵绵思远道”。随口与人一说远道。着人略微蹙眉转眸,环抱双臂抱着配剑浅浅一笑。似乎一切尽在掌握之中。瞧人气氛转过身,很快自己的脸上回复了平静,双手抱拳向人解释。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“好大的胆子。你竟然敢戏弄我?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在下​云梦江氏魏婴,魏无羡。去到姑苏蓝氏听学,既为同道中人,想必绵绵姑娘也不忍我们露宿街头吧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你是众人眼中独一无二的人.





夜色​风高,月光皎洁,群星璀璨。终取得拜贴而归,回来之时确见不得众人,垂眸见旁边的碳火想来也是灭了不久。思量许久也想不出会去往哪里,决定四处寻找着。单手持剑另手提着天子笑缓缓前行,忽然间被一道蓝光阻拦。抬手轻触竟然是结界,三下两下将其破之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结界不就是用来破的吗?”​





回眸看了眼被自己破开的结界,暗自笑了又笑转身便像前而入,看了眼前面围墙,就这还能难的住我​。将天子笑挂在剑柄上,慢慢爬上双手架在上去,头缓缓漏出来努力向前坐在屋顶,蓝忘机竟然站在旁边阁楼,吓得自己眼光几许,连连后退。随即嘿嘿嘿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哇,这么巧阿又遇到了!”​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蓝、蓝二公子​,这么晚了出来看月亮阿。”




​着人一脸淡漠无语。嘟起嘴一脸不开心的样子垂眸。心想,真是无聊,每日搞的跟披麻戴孝似的。对拜贴。摸着怀中的拜贴想给人拿出来,本以为人不会说些什么,谁曾想他竟然冥顽不灵食古不化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“破坏结界,触犯蓝氏家规。私带酒入内,触犯蓝氏家规。”​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蓝二公子,我第一次来很多规矩我都不懂我保证下次再也不犯了。”​




趁人不被欲想离开。忽然间被人拿剑拦住自己,回眸看了眼人,真是冥顽不灵顽固不化,简直是一个小古板。​傲娇的撇了眼色,走了走了。奈何穷追不舍,与人交手几十回合不分胜负。没想到这个小古板功夫这么好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今天我还有正事要忙,今天就不陪你玩了。”​

:短打.
     


蔚蓝的天空没有半点云彩​,也没有一丝的风,只有那火辣辣的太阳正朝此映着。为了尽快得知事情的真相,又要隐瞒自己的身份,故做一副懒散的样子,身着黑色衣服带着面具遮住半个脸,同人走在街上。东看看西看看,十六年了这点倒是从未变过。忽然闻有犬声便匆匆忙忙向前跑去,直至一处前面已经又没有了路缓缓转过身神色慌张的看着眼前。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啊!!!——蓝湛,救我。”​

:魏无羡.


​布满晚霞的天空逐渐变得暗淡无光再到墨黑,好似经历了很长的一段时间变换。身着一袭玄色衣袍腰间插着陈情,单手持酒而入。仿佛心思重重的样子,瘫软的坐在地上,时而仰头少啄一口手中的酒。闻脚步声换换抬眸。是江澄,略微愣了几秒,想来我最对不起的就是他了。只是…罢了摇了摇头。​看人似乎想要说些什么,抢人前面言语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江澄,我累了有什么事明日再说。”​



起身丢下手中的酒,身体略带摇晃走出,准备回房间之际途经过师姐的房间。透过门缝看过人,似乎很是伤心。迟疑不定终下定决心推门而入,缓缓于人身旁蹲下抬手擦拭脸颊的泪水​,嘴角上扬对人一笑。随即一副可爱的样子趴在人的腿上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师姐,三岁的羡羡饿了。”​


-魏无羡315


蔚蓝的天空上镶嵌着如棉花糖般的云彩,似若隐若现它就像一幅水彩画般,安逸整洁。追随着时间的变化东方的日光缓缓升起,映在身上在直射于碧绿的万物显得格外的绿。环顾着四周还是以前的样子从不曾改变过,正所谓山川风物四时美景无论看多久都不会厌,而人终会有一别,所以所有的问题也就变了不在重要了不是吗。故而嘴角扯出一抹笑意笛子玩弄于手中缓缓像前行。与人有过一座山又一座忽然停下脚步转过身与人直视相对几许。


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_“你决定了要去哪里?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不过天大地大一酒一骑走天涯四海为家嘛。”蓝湛,我走了。”







纵使心中万般不舍,也明白这个不属于自己的地方终究是要离开的,勉强勾出一抹笑意看着人。牵着小苹果看似潇洒的离开,与人插肩不过百步笑容逐渐褪去,拿起陈情吹出的尽是悲伤,却在无欢快之意。独自一人在一处吹着两人曲子,是与非都过往仿佛一切就像梦一场,忽然闻得一声魏婴放下陈情缓缓转过身来却空无一人,是幻想原来这都是自己所思罢了,无奈嘲笑着自己,醒来了又怎当梦一场。

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蓝湛,后会有期…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​

:魏无羡.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莫家庄重生.​




莫玄羽…莫玄羽。那个陌生的名字无数次环绕在耳边,想要睁开双眼摆脱那个陌生的声音,却怎么也动不了。谁——。是谁在喊​,莫玄羽又是谁。回想落崖之景,不停地摇头让自己清醒着。你是莫玄羽,莫玄羽就是你。那个声音好吵好烦,眉头紧蹙握紧拳头。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不…。我不是,我是——。”​




猛然睁开双眸,阳光透过窗户直映入眼帘,适才反应过来是舍身咒。抬眸看向周围满是符咒以及自己身上的道道伤口。魏无羡,帮我报仇…。那个陌生的声音又出现了,他究竟是谁这又是哪里。正是疑惑之际,银色面具掉落面前欲想伸手拿之,一群面善心恶的人破门而入。埃人一脚无奈倒在地上,连着滚了几圈好在没被发现自己。接着便是又砸又摔,闻人来报除祟仙师到了匆忙便离开,适才缓缓起身。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竟然敢打本老祖真是活的不耐烦了。”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