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黎

:婚期将至.






风平浪静的晌午,阳光也没有那么欲强欲烈,映在身上反而有一种暖意。身穿红色长裙画着淡妆顶着黑色斗缝来到偏远小巷子里,似在等一人之意。过了片刻见着阿澄带着人回来,嘴角泛起暖暖笑意,摘下头上的帽子,缓缓像人走过。回想起上一次见面再到如今,已经是有了三月余天。同昔日见到一般抬手抚摸人的脸颊,​显然又瘦了一圈心疼的红了眼眶。在看过眼前人也没有了往日的欢声笑语,只是沉默寡言,比起曾经虽然是沉稳了许多却也压抑了很多。只是自己也只到他的性质从不愿意与旁人多说一个苦字,缓缓启唇言。
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阿羡我要成亲了想来看看你。同时…同时也为了你未来的外甥取一个名字。”







单手捂着小腹处,心中有着些许的欢喜。想着将来你一定要像你的羡舅舅一样天不怕地不怕,缓缓抬眸看向人嘴角终于露出浅浅的笑意,阿羡笑了他终于笑了,抬头拍拍人的头。拉着他的手臂到一旁坐下,从桌子下边拿出箱子里面已经做好的莲藕排骨汤。帮人盛好一碗递过去。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来,阿羡的莲藕排骨汤。”

:  

夜色降临于世。一片黑黝黝,仿佛就被浓墨重彩那般,颜色深沉的化不开。配着皎洁的月光以及点点繁星闪烁着,就似人间仙境一般。正准备在客栈住下之际竟然被拒之门外,也不是谁那么大排场竟将整个客栈都包下了,几番追问竟然是兰陵金氏。忽然瞧见两个姑娘进去,便已经有了想法。待人一转身自己便跟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姑娘。姑娘!!!”​

人未到声先到,​身着黑色长袍,手握配剑小跑步跟上人,二楼厢房处终于将人追上,唇角略微勾起上扬流露出迷人的笑意。欲想伸手抓其肩膀,怎料其忽然转过身,手悬留半空片刻,略有尴尬的收回,思虑片刻欲想解释一二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 “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在这​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在下姓远名道,姑娘可叫我远道。”​

脑海中闪过一句“青青草原草,绵绵思远道”。随口与人一说远道。着人略微蹙眉转眸,环抱双臂抱着配剑浅浅一笑。似乎一切尽在掌握之中。瞧人气氛转过身,很快自己的脸上回复了平静,双手抱拳向人解释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“好大的胆子。你竟然敢戏弄我?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在下​云梦江氏魏婴,魏无羡。去到姑苏蓝氏听学,既为同道中人,想必绵绵姑娘也不忍我们露宿街头吧。”